网上药店
您现在的位置: 布拉迪斯拉发  >> 布拉迪斯拉发景点 >> 正文 >> 正文

偷渡客的故事

来源:布拉迪斯拉发 时间:2020/2/11

偷渡客的故事

Theirstories

前几天,英国集装箱死亡37人的案件牵动了无数人的心。一开始全网铺天盖地都说这37人是中国籍,公知与小粉红各展其词;后续报道这37名死者大多数为越南籍,但网上关于中国人(尤其福建帮、温州帮)偷渡的争论还在持续中。

今天巴黎姐就来说一说在巴黎遇到过的一些偷渡客吧。本文并无批判任何人的意思,对于“偷渡”行为不发表任何见解,仅仅为了展现我的一些所见所闻,如何评判大家可以在文末留言讨论。

张姐

张姐,是否叫张姐,我已经不记得了,时间太久,我忘了她的名字,甚至她的长相。只依稀记得她很瘦,个子不高,一米六左右的样子。一头黑色长发,扎了低马尾。就姑且叫她张姐吧。

张姐,从来不化妆,四十左右的年纪,看上去比实际年纪更大一些。

张姐是温州人。

认识张姐的时候,我还是学生,为了上学方便,住在巴黎10区的GareduNord边上。

那是一个带有老式电梯的经典6层楼建筑,从一层到五层都是正常房型,第六层是老佣人房,斜屋顶,租金也相对便宜一些。从外面的大门输完密码进入小区后,是一个回字形结构,另外再有2个密码门分别进入两边的楼。

电梯可以挤进两到三个成年人,再多就要等下一趟电梯了。一年的时间里,大约有2个月的时间,电梯都在维修。

我租的房子三室一厅,被分割成四个单间,分别租给四个租客,大家共享一个厨房、一个厕所和一个淋浴间。

一天晚上,有警车的声音由远而近。我没有多想,因为住在北站对面,警车、火警车每天呼啸而过挺正常的一件事。晚一些时候,有人敲门。是法国邻居。她问,你们是中国人吗?你们会中文吗?

原来,警车是来处理一起邻居报警的家暴行为的。警察到来后,因为被施暴人不会说法语,又长着亚洲人模样,就有邻居说小区里面的亚洲留学生也许能帮上忙。

当时我已经睡下了,由合租的另一个屋的台湾大哥哥过去担任了翻译工作。第二天张姐特地上门表示感谢,我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张姐。蜡黄的脸,不带有一丝血采;眼珠有些外凸,人很瘦。有点怯生生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发生的家暴,还是因为性格如此。

后面和张姐来往了几次后,得知张姐是偷渡来的法国,但是过程比较曲折。先是藏在油桶里偷渡去到俄罗斯,之后翻山越岭几经波折来到巴黎。为了更快地拿到法国身份,又再花钱给蛇头介绍了一个法国人结婚。

法国人据张姐说平时待她还是挺好的,只是每晚必喝酒,喝完酒就打她。一开始张姐还会隐忍,那天晚上真是被打得疼得不行了,张姐哭喊出声了,法国人打得更厉害了。动静太大,邻居报警了,张姐捡回了一条命。

台湾大哥哥陪着张姐去了法院,申请了限制令。法国人搬出了和张姐一起住的房屋。

张姐说,她在国内有两个孩子要养,要寄钱回去给他们。儿子已经读初中了,开销很大,还经常拿着她寄回去的钱请同学吃饭;因为少了张姐的陪伴,叛逆期的儿子对张姐愈加冷漠,和张姐打电话只是要钱。女儿还小,是领养的,很乖很听话。张姐在国内的丈夫和她离了婚,财产也没有分给张姐,两个孩子也不要。没有经济来源的张姐听信了蛇头说的在法国赚钱很容易的说法,和亲戚朋友借了钱,经过数月的时间终于偷渡到了巴黎。

医院了。准确来说,张姐医院。

作为没有身份的偷渡客,张姐只能打黑工。工厂在93省,巴黎北郊,也是大巴黎最乱的区域。但只有中国人开的工厂才敢收留没有身份的张姐。张姐只能晚上过去上班,据说像她这样的黑工,有不少。

张姐一晚上打工能赚10几欧。当时年底,巴黎的法定最低月基本工资为多欧。

张姐只能晚上出工,凌晨回家。在回家的路上,被飞车党从后面打晕了头,好心人路过报了警,医院了。身上财物尽失,好在人无大碍。

没有医保、收入微薄的张姐,又来敲了我们的门,让我们想想办法和法院请求撤回限制令,好让她的法国“丈夫”回家,这样她还能拿一点点零花钱。

“打就打吧,一下子,我能忍的。”

地铁上的女人

年的某一天下午,回巴黎出差的我,坐在地铁5号线上。

一名戴着贝雷帽的中年女子急忙忙地小步跑向我,坐下来,问“你是中国人吗?”在我点头后,她继续问“你能帮我看一下xx站怎么去吗?我不会法语。”

之后,她介绍说她来自中国北方,介绍人说以她的条件出国打工,一个月可以赚一两万很轻松。她过来后才发现,不会英语,不会法语基本上是举步维艰,工作不好找,生活也很困难。

我问她,那你不回国吗?

她说,花了那么多钱出来的,再回去,会被笑话;再说了,我们这种偷渡客,一回国就要被收回护照,这辈子再也别想出来了。

“我到站了,谢谢你!”她回头笑着,很开心的样子,我不知道她心里真实的想法是什么。

地铁正好驶在塞纳河上,阳光洒进车厢里,我不知道张姐此刻是否还和她的法国丈夫住在Garedunord那个斜顶佣人房里面,那个被打扫得一层不染的两人居住的12平房间。

秋天,

无论在什么地方秋天,

都很美!

“生如夏花之灿烂,

死如秋叶之静美”。

可是北国的秋却来的特别清,

特别静!

END

识别







































北京中科白癜风专治白癜风
白癜风根治

转载请注明:http://www.dongmingzhugl.com/bldslfjq/47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