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药店
您现在的位置: 布拉迪斯拉发  >> 布拉迪斯拉发酒店 >> 正文 >> 正文

两只打火机丨一个从没去过巴黎的人怎么谈论

来源:布拉迪斯拉发 时间:2020/12/18
有白癜风怎么办 https://m-mip.39.net/baidianfeng/mipso_4174800.html

《巴黎记》书影

言说

一个从没去过巴黎的人怎么谈论《巴黎记》文丨李黎如果不是“突如其来”的这件事,四月底这些天我大概已经身在巴黎,开启第一次巴黎之旅了,现在看来这一行程可能要推迟很久,甚至很多年,甚至永远不能成行——当然我这么说也许是矫情,谁也不能证明这个计划的真伪。但这里还是有一个重要信息,即巴黎、去巴黎和去过巴黎,是可以用来炫耀的,太多的大城市如江宁(我的故乡)之类,都很精彩,但似乎不宜拿出来炫耀。巴黎有它独特的魅力。我个人之于巴黎没有任何值得炫耀的,除了名字里都有一个“黎”字。我迄今为止没有去过巴黎,所以拿到这本书的时候,我脑子里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这文章的题目:一个从没去过巴黎的人怎么谈论《巴黎记》?一个途径就是电影了,关于巴黎的电影太多,《戏梦巴黎》《午夜巴黎》《的士速度》《天使爱美丽》《这个杀手不太冷》《新桥恋人》《B13》《最后一班地铁》,哦还有一部,不得不改名为《东方神秘军队占领了巴黎》,还有刘别谦的几部电影,还有卓别林、布努埃尔等等关于巴黎的电影或者镜头。太多电影和巴黎有关,包括诸多的系列商业片和电视剧,以至于我们对它都不陌生,像一个路过多次的舞台。其次就是文学了,“一场流动的盛宴”,关于巴黎的文学更多,从司汤达的《红与黑》到萨特加缪海明威,到年轻人马尔克斯莫迪亚诺克莱齐奥,再到新的《温柔之歌》,完全无法穷尽。当然还有艺术,杜尚毕加索等等。虽然和所有的电影、文学和艺术接触的情景与体验各不相同,但所有这些本身都是公共的,而不是私人的和亲历的,下面说一个私人的关于巴黎的故事:某电台主持人痴迷巴黎,搜集了有关巴黎的一切,堪称一本女性乃至少女版的“巴黎记”,同时不断筹划着去巴黎一趟。不是三五天和走马观花那种,而是深入和长住,所以筹备起来有些慢。期间,她的同事兼闺蜜突然就去了巴黎,很快又回来了。这位主持人就感觉受不了了,备受打击,像祥林嫂一样念叨着“她怎么能先去巴黎呢”“那是我的巴黎啊……”念多了,就只能绝交了。可见巴黎的魅力,已经大到可以蛊惑人心了。太多的大城市如江宁之类,都很精彩,但似乎不至于让人痴迷。但这个故事还是听来的,讲这个故事的人是已经远去的老友外外,印象中他也没有去过巴黎。所以,关于《巴黎记》到底该说什么呢?就说说出版后个人收到的一些反馈吧。界面的一位朋友说,于坚实在太会写了!随后又补充了,看《于坚的诗》里的《在纽约》,笑死了。似乎是为了佐证她的看法,那天晚上我在路上就接到了资深书评人出版人王老的电话,看着领导的电话,我以为出什么事了,揪心不已,结果他冲我吼,《巴黎记》写得好啊!哦。你赶紧跟于坚老师组稿,把他的《纽约记》也拿过来出!哦。再看看他能不能写《伦敦记》《巴塞罗那记》……巴塞罗那四个字破坏了之前的队形,于是,我的脑海里出现了一套于坚著世界各大都市的“记”:巴黎记马德里记巴塞罗那记伊斯坦布尔记布拉迪斯拉发记布宜诺斯艾利斯记弗洛里亚诺波利斯记这是一套书名越来越长的书,这也是一个诗人越走越远的笔记,但巴黎,是一个开始,也是一个“故乡”。如于坚所说:在巴黎,寻找全世界的故乡。也有人不喜欢这本书,一个人在豆瓣上写了一句关于《巴黎记》的话:“他自己创造意淫了一个巴黎。天雷滚滚。这又不是年。”应该说,这是非常有学术含量的争论,从“创造”一词可以看得出来;但这也是有情绪的争论,因为我看了下,说这句话的人生活在巴黎,应该是留学生,或许于坚的巴黎冒犯了他自以为的巴黎,他因为身在巴黎而觉得于坚笔下的巴黎不够正确。我跟这人不认识,不然我会建议他说,你也写一个巴黎记吧!巴黎值得每个人来写,而世界上太多的大城市如江宁之类,都很精彩,但似乎不至于让每个人都来写。这就是巴黎,一个人写了巴黎就可能会冒犯另外一个人,特别是身在巴黎的人,这个城市和这份冒犯,都很精彩!最早读于坚,是大学时看到的两本书,一本是《棕皮手记》,于坚散文集,一本是《他们:他们十年诗歌选》中的于坚。自此算是认识了,零零星星见面遇到,三五年一次,至今三五次。和一些80年代成名之后就一路不食人间烟火、一些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成名所以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今日不“重要”的诗人不同,于坚的写作简直是老而弥坚、势不可挡,很多人都已经感觉到,只要他想,什么都可以写——类似的话契诃夫说过。回到《巴黎记》本身,于坚善于用“记”,目前已经有《棕皮手记》《人间笔记》《昆明记》《建水记》等等,看看,和大侠不再用剑一样,于坚也在不经意间去掉了手、笔,就是记。记又有什么厉害之处呢,记和巴黎怎样相融呢,借用黎戈老师的话来说吧:……是文体的同步性。这本书,说是游记,但是这个叫游记的容器里,随性塞进巴黎的城市历史讨论、少时读过的法语书籍、云南往事回忆、风景素描各种内容物,而这种混沌、兼容、养百种人的斑驳底色,正是巴黎这座不肯从新的城市的性格,作者用文体再造了纸上巴黎。在他笔下,巴黎不是一本簇新割手的新书,而是沾染了雨渍的泛黄的诗集。说到这里,已经说了很多,并且开始涉足专业而非闲扯了。专业的话,留给下篇文章:《从尚义街六号到香榭丽舍大道:于坚说,我们一辈子的奋斗,就是想装得像个人》

本期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进入《巴黎记》当当网购买链接

1

END

1

打开打火机,看见好作品

_2

长按

转载请注明:http://www.dongmingzhugl.com/bldslfjd/63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