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药店
您现在的位置: 布拉迪斯拉发  >> 布拉迪斯拉发大学 >> 正文 >> 正文

观察者双峰农村丧事演出实录

来源:布拉迪斯拉发 时间:2021/11/17

搜索历史文章,请进入主界面菜单栏“号内搜索”,或点击本页左下方“阅读原文”

图文

阿哲哥哥

因为车子被撞坏了,进了修理厂。我没有办法工作。想着反正在家闲着又不好耍,干脆跟着慎哥去玩下算了。

慎哥其实是个比我少大截年龄的人,个子不高。比较瘦,本来是个电器修理工,因为生意不好做,他便自已买了一辆二手货车,载一套花了他全部家当买的放“电子屏”的生意。就是专门和一个农村搞乐队做服务的搞合作的行当。哪家有红白喜来请乐队,如果接单乐队没有电子屏,他便把他的电子屏租放出去,和乐队一起进行合作演出。

一大早,坐上他载着电子屏的笨重货车,开得“叭叭”地响。慎嫂嫂也是必须跟上的。电子屏比较笨重,瘦个子的慎哥到了服务地点一个人是无法工作的,他老婆是个好帮手。

这次接单生意是应邀一个过世了母亲的女儿邀请去搞离别丧事演出,因为过世的是母亲,女儿家要求早上去热闹些,这样慎哥生意钱也多一点。虽然正好赶上夏至,但却下着雨,雨下的是细雨,虽然不大,但是淅淅沥沥下着不停,也是挺烦人的。工作起来十分不方便。

一路上必须导航才知道路,才方便和接单乐队会合。现在的手机就是方便,一下子便到了今天的丧礼现场。接单乐队名为”乡村大舞台”。老板斌哥是个五十开外的人,两鬓已经发白,谈得一手好电子琴。

所有的事,无论是对斌哥,还是慎哥,都是那么轻车熟路,各司其事,在忙碌中一个简易的舞台便在孝家对面路口整妆扎营起来。随着音乐声响起,一个来自民间的艺术临时组建团体便拉开了帷幕。

时间过得很快,早上差不多十点到达,虽然慎哥他们手脚蛮快,但是到准备就绪完毕,便是中午十二点多了。

丧堂里传来喇叭喊吃午饭的声音。吃过午饭,演出便开始了。先是主持人那套顺口而公式化的开幕致词,便迎来了开幕后的美女艳舞,又是男主持人男高音的一系列关系母亲主题的歌曲献唱。

最后精彩的大戏开始了,来自娄底的两位花鼓戏艺术表演老师便唱了一出传统古戏《小槐荫》。因为是传统艺术,对花鼓戏一窍不通的我,只是看到俩个演员夸张的扮相以及如果不看舞台显示屏的文字我一句也听不懂的唱词。但是他们的精彩表演还是吸引了左邻右舍的围观。

不知什么时候,忽然来了一个穿着夸张、性感又暴露、打扮入时的小姐姐走向了舞台后台。人群中忽然出现一个如此耀眼的角色,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小姐姐个子高,看得出她浓妆艳抹,戴着长长的假发。她还客气地向我递烟。

惊讶又好奇的我忍不住问慎哥:“这个姐姐也是来表演的演员?”

慎哥说,是的,不过这可不是真的姐姐,而且人妖姐姐。他的回答让我惊掉了下巴。没想到,在农村的现代生活中都能让我偶遇到这些边缘人,奇了怪哉!

果不其然,轮到人妖姐姐上场时,她还是改不了那高亢的男高音。不过一曲《母亲》倒让她唱着非常不错。

她并没有站到舞台上演唱,因为在舞台上远望。你看到的绝对以为是一个女生。她把外套脱掉,性感地走向人群,边唱边说。甚至拉起人群中一位阿姨的手放到自已的胸部说:“阿姨,我们的谁大?”引起大家一场大笑。仿佛让人觉得这不是在一个悲伤的地方。

歌声还在继续,人妖姐姐的表演也只是几首歌曲。匆匆地唱完,飞快地换了演出服,她可能又要去赶另一个场,便消逝在人们的视线之中。

下午,雨下得更大,一些前来祭奠的亲朋戚友也请着军鼓,舞着龙灯来祭拜亡者。这些吹管敲鼓,舞龙灯和一些拜香队的成员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大叔和阿姨,虽然听说工资不高,但他们还是有激情。没有受过正规训练的他们似乎并不影响他们的专业效果。

晚饭过后,不知从何处赶来的一些小帅哥,小美女穿着耍杂技的演出服来到了表演现场。酒足饭饱的人群看着这五个小朋友的精彩杂技并没有传来阵阵喝彩,似乎鼓掌对于乡村的大叔大妈来说并不适应。

一阵阵激情的舞曲过后,小朋友的杂技也到了尾声。两位花鼓戏老戏骨又在化妆,准备粉墨登场。湖南传统花鼓戏《刘海砍樵》虽然说两个表演老师演得十分卖力,但是下着细雨的天却不作美。阵阵寒意袭来,观众也变得寥寥无几。不管台下的观众如何,虽然没有几人欣赏,花鼓戏演员还是在卖力地说唱。

《刘海砍樵》剧目过后,还有一个花鼓戏《补锅》选段。后台的两个表演老师正在努力化妆准备。噼里啪啦声后,二胡声响起,表演又要开始了。

正当男主上场的时候,突然之间停电了。整个的演唱也戛然而止。这个时候的死者家属当中,也准备给死者进行封棺了。厅堂里传来了她的儿女们的哭喊声,哭泣着喊着妈妈。这个时候正好停电,主人对演出的团队说:“正好算了,不演了。”

观众也没有了,电也停了。虽然后来又连上了电源。但是还是在主持人一首《难忘今宵》的歌曲当中这一个母亲的临终送别演出就落幕了。

忙碌着的演出团队,各自收拾着自己的行李。慎哥也非常的忙碌,在黑暗当中打着灯光,收拾着他们的一些家当,准备着上车了。

外面的雨下得越来越大。收拾了好一阵子的慎哥又开启了他的货车,往回家赶。车窗的玻璃被雨淋得非常的模糊。一旁的慎嫂嫂一直叮嘱着他,一定要小心看着前方,叮嘱他要小心驾驶。

慎哥并没有有说话,只顾着专心的开车。我问慎哥:“你累吗?”

慎哥回答说:“其实每天只要有事做,现在已经习惯了,也不觉得累。但是这样的事情并不是每天都有。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早上急急忙忙的赶来,晚上又匆匆忙忙的回去。就跟人生一样,人生没有不散的宴席,为了生活,哪一个人不是如此呢?”

听说两个花鼓戏演员,他们今天晚上还要赶回娄底。五个小演员他们也还要去赶一下一个场地。人妖姐姐倒是早走了,听说他是邵阳人,家里本来只有他一个男生,但是做了人妖的他选择为艺术而奉献自己。

生活的艰难,在每个人的心里。但是为了生活,每个人不得不一直在行走。

慎哥把我送回家,老婆早已睡了。但是大女儿却还趴在床上看书。这么晚了还在看书,我觉得很好奇。问女儿说:“这是本什么书啊,这么好看?”打开扉页,封面写的是《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女儿回答我说:“也不是特别好看,一般般而已。”

夜更深了…

作者:阿哲哥哥,本名何卫强。双峰县杏子铺人。年生,兽医师,每天行走双峰的每个乡村角落。佛教徒。从小喜欢台湾女作家三毛作品。喜欢用简单笔调来诠释悲喜人生。对于文学的爱好,源于最初简单的心。土著民经作者授权发表。配图由作者提供。

延伸阅读:双峰农村民俗民风记事:一个村庄的七种记忆

阿哲哥哥作品集(点击标题查看):1、日落万宜堂2、夕阳下的梓花塘3、一握秋叶4、李子坪,干娘石5、雾满西莲寺6、水豆腐,那角落里的芳香7、荒田湾外婆路8、三月泡熟了9、尘封的照片与母亲的面条10、数雨紫云英11、向天岩12、紫薇花开13、黄花菜,开在山岗上14、红流飞渡15、梅龙山上有人家16、西莲寺的秋17、天圫仑有棵母亲树18、又见老家红薯粉19、古井杨柳,一片寒秋一场梦20、雪下在窗外21、泉坝水边,流淌着神奇的传说22、背上我的小妹

更多历史文章,请进入主界面菜单栏“号内搜索”

土著民

乡土

文学

生活

记忆

第11届中国传媒大会最具活力文化自媒体

第12届中国传媒大会最具乡土气息自媒体

第13届中国传媒大会最具人文情怀自媒体

扎根乡土留住乡音

传递乡情守住乡愁

合作/投稿:toozoom

qq.

转载请注明:http://www.dongmingzhugl.com/bldslfdx/9726.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